第一環保網為您提供最新的環保資訊、環保展會、環保項目招標采購等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行業要聞» “白色煙羽”到底該咋治? 源頭治理才是科學減排

“白色煙羽”到底該咋治? 源頭治理才是科學減排

發布時間:2019-06-19來源:中國能源 報
       目前,我國大部分燃煤電廠的煙氣脫硫采用濕法脫硫工藝,濕煙氣直接經煙囪進入大氣環境后,遇冷凝結成微小液滴,便產生了“白色煙羽”。近年來,我國多地陸續出臺了大氣治理新規,重點控制燃煤電廠白煙排放,消除“白色煙羽”已成為環保治理工作的重點之一。
 
       盡管各地陸續發布了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地方標準,將“超低排放”寫入排放限值。然而,超低排放的改造成本極其高昂,一般的火電企業動輒就要投入上億元的超低排放改造費用。業內專家指出,目前開展的“白色煙羽”治理方案是落后的,是“治污又生污”的真實體現。只有從源頭防控、元素減量,才能走出治理困局,真正實現環保節能。

       煙囪消白已成必然趨勢
 
       近年來,隨著社會各界對霧霾成因的高度關注,以及國家環保部門對煙氣排放新政策的陸續出臺,燃煤電廠“白煙”治理已逐漸成為一種必然趨勢。
 
       據了解,由于燃煤電廠排放煙氣在煙囪口排入大氣的過程中因溫度降低,煙氣中部分汽態水和污染物會發生凝結,在煙囪口形成霧狀水汽,霧狀水汽會因天空背景色和天空光照、觀察角度等原因發生顏色的細微變化,形成“白煙”,通常為白色、灰白色,甚至出現藍色等。
 
       目前,“有色煙羽”治理技術可分為三大類:煙氣再熱技術、煙氣冷凝技術和煙氣冷凝再熱復合技術。煙氣再熱技術是當前應用最為廣泛的技術;煙氣冷凝技術對“有色煙羽”的治理亦有明顯的效果,且能實現多污染物聯合脫除;冷凝再熱復合技術是煙氣加熱和煙氣冷凝技術的組合使用,綜合了加熱技術和冷凝技術的特點,對于濕煙羽治理有更寬廣的適用范圍。
 
       超低排放改造代價巨大
 
       據相關資料顯示,2018年下半年,我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潔煤電供應體系,累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以上。所謂“超低排放”,就是通過末端治理技術手段使燃煤發電的大氣污染物排放達到天然氣燃燒排放標準,技術包括煙塵、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處置,排放標準比原有燃煤電廠標準嚴格。
 
       據了解,河南、河北、上海、山東、浙江等省已陸續發布了燃煤電廠大氣污染物地方標準,將“超低排放”寫入排放限值。其中上海、天津、浙江、邯鄲、唐山等地方政府已經對“石膏雨”、冒白煙的濕“煙羽”控制提出了要求,出臺了相關政策及技術標準。
 
       有專家認為,盡管超低排放對于大氣環境的改善直觀可見,但超低排放的改造成本極其高昂,一般的火電企業動輒就要投入上億元的超低排放改造。另外,能夠做到超低排放的煤電也不見得就真的清潔。超低排放不是無排放。據統計,2018年完成7億千瓦超低排放約增加2380萬噸碳排。從煤炭開采造成的水污染、煤塵、瓦斯釋放的甲烷、煤矸石釋放的有毒有害氣體,到運輸過程中的水污染和煤塵,這一系列的環境污染目前都沒有被納入所謂“清潔煤炭”的考慮之內。因此,在評估超低排放的實施和效果時,不能忽略其背后的經濟成本。
 
       源頭治理才是科學減排
 
        “現在開展的有色煙羽治理是落后的,是治污又生污的真實體現。只有從源頭防控、元素減量,才能真正實現環保節能!”碳-分子氣化燃燒專家組課題負責人陳科正告訴記者。他認為,從元素層面分析,現在進行的超低排放改造,是小目標治理大環境污染,如果把治理所消耗的元素和用電的污染量計算在內,大氣的污染反而是增加了。這種治污又生污、環保不節能、越治越污染的局面要改變。
 
       陳科正表示,如果把這種治理技術變成碳分子氣化燃燒,可從源頭防控污染,達到煙囪排放無色無味,燃燒一噸煤與火電脫硫初期比節電60多度,目前的超低排放比,節電120多度,環保成本降低80%左右。
 
       陳科正告訴記者,2018年我國火電用煤達21億噸。以此粗算,碳分子氣化燃燒技術可節約2520億度電。不同于現有超低排放技術增加碳排,顯然,整個路徑降低了燃燒系統的電耗,可大幅度減少對環境的污染,實現電廠高效益清潔燃煤發電。
熱搜詞按照字母排序
单双中特一肖百分百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