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環保網為您提供最新的環保資訊、環保展會、環保項目招標采購等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小一專欄» 從寵兒到棄兒,共享單車未來何去何從

從寵兒到棄兒,共享單車未來何去何從

發布時間:2018-10-29來源:第一環保網

它是寵兒,也是棄兒;它被追逐,也被放逐。用這句話來形容現在的共享單車再合適不過了,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大半個互聯網的眼球都被共享單車吸引走了,騎共享單車也成為了一種時尚。可短短兩年的時間,共享單車的負面消息層出不窮,隱隱的成為了新的“城市病”。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時間退回到五年之前,那個時候,應該很少會有人想到,今天的共享單車,會是幾年之后滿大街都有的一個玩意兒。
 
  2014年,北京大學的四位畢業生聯手創立了國內第一個共享單車品牌——“ofo”,致力于解決大學校園的出行問題。其實從一開始,ofo的想法就是不生產單車,只連接。
 
  時間來到了2015年6月,ofo共享計劃推出,在北大成功獲得2000輛共享單車。在北大的模式成功后,ofo把共享單車的理念推向了北京的其他院校。彼時,學院路上的其他學校內,也能看見小黃車的身影。
 
  而那時的車和現在還是有所差別的,分為兩種,一種可以騎出校園,一種只能在校內騎。可就是這樣,四個月之后,在2015年的十月份,ofo完成了Pre-A輪融資。轉眼到2016年1月,ofo又完成了A輪融資。5月份,公開數據顯示,ofo共享單車總訂單量突破兩百萬,單日服務校園出行近十萬次。
 
  隨著ofo的成功,各種單車品牌紛紛成立。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便有近20家品牌投放了約200萬輛共享單車。據交通部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7月份,全國共有互聯網租賃自行車運營企業近70家,累計投放車輛超1600萬輛,注冊人數超1.3億人次,累計服務超15億人次。
 
  曾經捧得多高,現在就摔得多慘
 
  從2016年,共享單車大規模問世到現在只有短短兩年時間,可是在這兩年時間里,人們在經歷共享單車的神話之后,慢慢回歸理性,共享單車的問題也在慢慢暴露。
 
  相關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共享單車全行業累計投放單車2300萬輛、覆蓋200個城市。人們現在提到共享單車,第一反應已經不再是服務人們的“新四大發明之一”,而是“城市的蝗蟲”。摩拜單車的創始人胡瑋煒曾說如果有天失敗,就當是做公益了。可照現在的情況看來,“公益”沒做成,“公害”倒是很嚴重。
 
  回顧近兩個月有關共享單車的新聞消息,“共享單車墳場”成為了關鍵詞:8月初,北京市交通委稱,共享單車的月活躍度水平不足50%,近一半車輛處在閑置狀態;同一時間,武漢一塊8000平方米的空地上,約有近兩萬輛共享單車在等待后續返廠回收;而在四川成都的一個便民停車場,3000平方米范圍內停放了上萬輛廢棄的共享單車。
 
  根據資料顯示,盡管共享單車整車95%以上的材料都可以重新再利用,但是從2017年以來,廢鋼鐵、車架子等共享單車主要材料的回收價格僅為0.9元—1.1元/公斤。有業內人士算了一筆賬,企業若是回收廢棄單車,整車拆卸工序復雜,加上搬運維修費、日常人力成本費等,投入甚至比一輛新車的成本更高。共享單車回收“利潤薄,不劃算”。
 
  由于回收費力且收益不高,使得一些共享單車運營企業甚至將報廢車輛棄之不顧。據統計,一輛共享單車約20公斤,約由坐墊、輪胎、框架、車輪、鏈條、電子鎖等25個部件和150個零部件組成,材質包括金屬、橡膠、塑料、鋁等,如果處理不當,將對生態環境造成巨大的負面效應。
 
  “有多少新產品進入市場,意味著未來就會有更多的舊產品需要處置。因此,在任何新產品大規模推向市場前,必須考慮到最終的無害化處置和循環再利用,共享單車也不能例外。”8月15日,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教授在接受記者專訪時,對共享單車的回收不無擔憂。
 
  “最后一公里”從來都是人們出行的痛點,而共享單車的出現則是為我們解決了這個痛點。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共享單車的問題也在逐漸顯現,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受到報廢和再生受到經濟性和環境性兩大因素的制約,共享單車運營還將更大挑戰。
 
  
熱搜詞按照字母排序
单双中特一肖百分百高手